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色

 
 
 

日志

 
 
关于我

经典在线读【不定时添加】 柏拉图《理想国》 http://www.tianyabook.com/zhexue/lixiangguo/index.html

网易考拉推荐

列夫·托尔斯泰《三个隐士》  

2012-04-07 11:3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5-16 00:05:06|  分类: 翻译练习 |  标签:

“你们祷告,不可象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你们不可效法他们;因为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父早已知道了。”——《马太福音》,第六章,第7、8节。

一位主教从阿尔罕格尔乘船去索罗维茨克修道院,同一条船上还有不少朝圣者,他们正要前往那地方拜访那里的神庙。航程一帆风顺。遇上了顺风和好天气。朝圣的人或躺在甲板上吃着东西,或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彼此交谈着。主教也来到甲板上,正当他上下来回踱步的时候,他注意到有一群人站在靠近船头的地方,在听一个渔夫讲话,那个渔夫指着大海,正在给他们讲着什么。主教停下来,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望去。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有阳光下闪烁的大海。他凑近去听,但那人一看到他,就脱下帽子,沉默不语。其余的人也脱下他们的帽子并向他鞠躬。

“可别让我打扰了你们,朋友,”主教说,“我是来听听这位好人在说些什么。”

“这个渔夫正在给我们讲隐士们的故事,”一个商人说,他比其他人要大胆些。

“什么隐士?”主教问道,走到船舷边,在一个箱子上坐下。“给我讲讲他们的故事。我想听听。你刚才指着什么?”

“啊,你可以看到那个小岛就在那边,”那人回答说,指着前面稍偏右的一个地方。“就是那个小岛,那些隐士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就住到上面去了。”

“那个小岛在哪呢?”主教问道。“我什么也没看到。”

“就在那边,很远的地方,如果你愿意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的话。你看到那朵小云吗?在它下面,稍微偏左一点,有一抹隐隐约约的斑痕。就是那座岛。”

主教仔细眺望,但他的眼睛不习惯远眺,除了太阳下闪闪发亮的水,什么也没发现。

“我看不到,”他说。“住在那里的隐士是些什么人?”

“他们是圣人,”渔夫答道。“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他们,但直到前年才有机会亲眼看到他们。”

于是渔夫说到有一次他出去捕鱼,晚上在那个小岛上搁浅了,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到了早上,他在岛上四处徘徊,偶然来到一所泥屋前面,看到一个老人站在屋子旁边。过了一会儿,另外两个也出来了,他们招待他吃喝,把他的东西弄干之后,便帮他修理船只。

“他们长相如何?”主教问道。

“有一个个子矮小,佝偻着背。他穿着神父的法衣,显得老态龙钟;我敢说,他肯定不止一百岁。他是那么的老,连白色的胡子都泛着一点淡绿的色调,但他总是微笑着,他的脸就像下凡的天使的脸一样明亮。第二个要高些,不过同样很老。他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农民外套,留着一副颜色灰中泛黄的大胡子。他是一个强壮的人。我还没来得及帮他,他已经把船翻了过来,好像那只是一只水桶。他也非常和善快乐。第三个是个高个子,蓄着一把及膝长的雪白胡子。他面貌严厉,双眉突出;他身上什么也没穿,只是沿腰围着一方席子。”

“他们跟你说话了吗?”主教问道。

“大部分时候,他们做什么都是安安静静的,甚至他们彼此之间都很少说话。他们中的一个只须使个眼色,另外两个就明白他的意思。我问最高的那个他们是不是在上面住了很久。他皱了皱眉,咕哝着什么,好像很生气;但最老的那个抓住他的手,微微一笑,那高个子就安静下来。最老的那个只是说:‘怜悯我们吧,’并且微微一笑。”

渔夫这样说着的时候,船已经离小岛更近了。

“就在那里,现在您可以清楚看见了,如果大人您愿意看看的话,”商人说,用手指着那地方。

主教放眼望去,现在果然看到一抹黑色的痕迹——那就是小岛。他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离开船头,来到船尾,问那个舵手:

“那个岛呀,”那人回答说,“没有名字。这个海上有许多这样的岛。”

“有几位隐士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住到上面,这是真的吗?”

“据说是这样,大人,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渔夫们说他们见过他们;当然,他们很可能只是在瞎编。”

“我要登上这个岛,看看这些人,”主教说,“怎样才能做到呢?”

“船不能靠近那个岛,”舵手答道,“不过您可以坐撑小舟过去。您最好找船长谈谈。”

船长被叫来了。

“我想看看这些隐士,”主教说。“我不能划船到对岸吗?”

船长试着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当然可以做到,”他说,“不过我们要浪费很多时间。如果允许我冒昧对大人您这样说的话,我认为那些老人不值得您费心。我听说他们是些愚蠢的老家伙,一无所知,不比海里的鱼儿多说一句话。”

“我想见见他们,”主教说,“我会赔偿你的苦劳和浪费的时间。请给我一条小船吧。”

没有办法;于是下了指令。水手整理船帆,舵手转舵迎风,船沿着小岛开去。他们为主教在船头摆上一张椅子,他就坐在那里,眺望前方。乘客们聚集在船头,凝神注视着小岛。那些眼光最锐利的人不久就发现岛上的岩石,接着便看到一间泥屋。终于有人看到那些隐士本人。船长拿来一副望远镜,透过它观察了一会儿,然后递给主教。

“准错不了。岸上站着三个人。就在那边,在那块巨石稍微偏右的地方。”

主教接过望远镜,举到眼前,他看到那三个人:一个高个子的,一个矮点的,还有一个十分矮小,弓着背,他们手拉着手站在岸上。

船站转向主教。

“船不能靠得比这更近了,大人。如果您想上岸,我们必须请您坐到小舟里,我们则在这里抛锚。”

缆索很快就放下来;抛锚,收帆。猛地颠簸了一下,船只晃了晃。然后一只小舟被放了下来,桨手们跳进去,主教从舷梯上下来,在他的位置上坐下。人们用力划桨,小舟飞快地向小岛驰去。当他们驶到一投石的距离之内时,他们看到三个老人:一个高个子的,只有一方席子围着他的腰:一个矮点的,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农民外套,还有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得弓着背,穿着一件旧法衣——这三个人全都手拉着手站着。

桨手向岸边划去,用撑槁固定船身,让主教下船。

那几个老人向他鞠躬,他给他们祝福,他们就鞠更大的躬。然后主教开始对他们说话。

“我听说,”他说,“你们这些虔敬的人,住在这里,为了拯救自己的灵魂,为你们的同胞向我主基督祈祷。我,作为基督卑微的仆人,由于上帝的慈悲,被召唤来看管和教导他的羊群。我想看望看望你们,上帝的仆人们,同时也尽我所能教教你们。”

老人们彼此相似而笑,但仍保持沉默。

“告诉我,”主教说,“你们在做什么事来求得灵魂的获救,你们在这岛上是怎样侍奉上帝的。”

第二个隐士长叹一声,看着最老的,老态龙钟的那个隐士。后者微微一笑,说道:

“我们不知道怎样侍奉上帝。我们只是侍奉和养活自己,上帝的仆人。”

“那你们怎么向上帝祷告呢?”主教问道。

“我们是这样祷告的,”隐士答道。“你们是三个,我们是三个,怜悯我们吧。”

那个老人这样说的时候,他们三人都抬头望着天,重复道:

“你们是三个,我们是三个,怜悯我们吧!”

主教笑了。

“你们显然听过关于至圣三一的一些说法,”他说,“但你们祈祷的方法是不对的。你们赢得我的感情,虔敬的人们,我看到你们希望取悦上帝,但你们不知道该怎样侍奉他。祈祷的方式不是这样;听我说,我来教你们。我要教你们的不是我自己的方式,而是上帝在《圣经》里命令所有人向他祈祷的方式。”

于是主教开始向隐士们解释上帝怎样向人们显现自身;跟他们讲圣父、圣子和圣灵。

“圣子下到俗世,”他说,“来拯救众人,他教我们这样祈祷。听着,跟我念:‘我们的父。’”

第一个老人跟着他念,“我们的父,”第二个跟着说,“我们的父,”第三个也跟着说,“我们的父。”

“你居住在天国,”主教接着说。

第一个隐士重复道,“你居住在天国,”但二个隐士在那些话上面绊住了,那个高个子隐士不能正确地说出来。他的头发盖到嘴上,所以他不能清楚地说话。那个耄耋老人,牙齿都掉光了,也是含含糊糊地咕哝着。

主教把话重复了一遍,老人们跟着他又念了一遍。主教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几个老人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嘴,他一开口他们就跟着念。主教辛苦了一整天,把一个词说了二十遍、三十遍、一百遍,老人们就重复他的话。他们说得磕磕绊绊,他纠正他们,让他们重头开始。

主教在那里一直待到教会他们所有主的祷告才离开,这样一来,他们不仅能够跟着他说,也能够自己说。中等个儿的那个隐士第一个学会了,并且自己把所有话重复了一遍。主教让他反反复复地说,最后,另外两个也能够说了。

天色暗了下来,月亮映照在水面上,主教站起来,打算回到船上。当他要离开这些老人时,他们跪倒在他面前。他扶他们起来,分别吻了他们,告诉他们按照他教给他们的方法祷告。然后他上了小舟,回到船里。

当小舟向船划去时,他坐在上面,听到隐士们在大声地重复着主的祷告。随着小舟向船逐渐靠近,便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但仍然可以望见他们沐浴在月光里,仍像他离开他们时那样站在岸边,最矮的那个站在中间,最高的那个站在右边,中等个儿的那个站在左边。主教一抵达船边,登上甲板,他们便扬帆起锚。风鼓起船帆,船便驶去。主教在船尾找了个地方坐下,望着他们离开的小岛。有一段时间他还能看到那些隐士,但很快他们就从视野里消失了,尽管小岛依然可见。最后小岛也隐去了,只看见大海在月光下泛着涟漪。

朝圣的人们躺下睡觉,甲板上一片沉寂。主教无心入睡,一个人坐在船尾,凝望着已经看不见那小岛的大海,想着那些好老头。他想着他们学会了主的祷告,该是多么高兴;他感谢上帝让他去教导和帮助像这样虔敬的人。

主教就这样坐着,注视着小岛隐没了的大海。月光在他眼前摇曳,时而在这边,时而在那边的海浪上面闪烁。突然,他看见在月亮在海面上投下的光明大道上,有种白色的东西在闪耀。是海鸥呢,还是某只小船上一片闪着微光的帆?主教盯住那东西,想看出个所以然来。

“肯定是在我们后面航行的一艘船,”他想道,“但它正在迅速地赶上我们。它很远,一分钟前还离我们很远,但现在它要近得多。那不可能一艘船,我看不见帆;可是不管它是什么,它正紧跟着我们,就要赶上我们。”

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既不是一艘船,也不是一只鸟,也不是一条鱼!说那是一个人,又太大了,而且人不可能在大海中间行走。主教站起来,对舵手说:

“瞧那边,那是什么?我的朋友,是什么东西?”主教重复道,尽管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是什么了——三个隐士在水面上跑着,全都发着白光,他们的灰胡子闪耀着,迅速地向船靠近,仿佛那船是静止不动的。

掌舵的一看,吓得把手中的舵都丢开了。

“主啊!那些隐士跟着我们在水面上跑,好像那是干燥的陆地似的!”

听到这话,乘客们跳了起来,涌到船尾。他们看见隐士们手挽手朝他们奔来,站在外面的两个招手示意船停下来。他们三人都在水上滑行,没有移动双脚。在船停下之前,隐士们已经赶上了,抬着头,三人异口同声地说:

“我们忘了你的教导,上帝的仆人。当我们还不断地重复背诵时,我们就记得,但是我们一时停下没有念,就落下一个词,现在全都忘光啦。我们什么也没记住。再教我们一次吧。”

主教划了个十字,倚着船舷,说:

“上帝的子民啊,你们自己的祷告会被主听到的。我不能教你们。为我们这些罪人祈祷吧。”

主教在老人面前深深地鞠躬;他们转身穿过大海回去了。在他们消失的地方,有一道光闪闪发亮,一直到黎明到来。

列夫·托尔斯泰《三个隐士》 - tuotuofly - 墨·色

亚历山大·亚历克谢耶夫所作的插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2



引文来源  列夫·托尔斯泰《三个隐士》 - Colin Clovts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