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墨·色

 
 
 

日志

 
 
关于我

经典在线读【不定时添加】 柏拉图《理想国》 http://www.tianyabook.com/zhexue/lixiangguo/index.html

网易考拉推荐

艾略特《荒原》及其翻译 一  

2012-04-07 23:1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Waste Land

T.S.Eliot
查良铮译
汤永宽译
赵萝蕤译
"NAM sibyllam quidem Cuimis ego ipse oculis meis vidi in ampulla pendere, et cum illi pueri dicerent: Σιβνλλατιθελειζ; repondebat illa: αποθαν ειν θελω."
“因为我在古米亲眼看见西比尔吊在笼子里。孩子们问她:你要什么,西比尔?她回答道:我要死。”
For Ezra Pound
献给艾兹拉·庞德
il miglior fabbro.
更卓越的巧匠
I. THE BURIAL OF THE DEAD
一、死者的葬礼
一、死者的葬礼
一、死者葬礼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ng
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从死去的土地里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Lilacs out of the dead land, mixing
土地滋生丁香,混杂着
培育出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Memory and desire, stirring
回忆和欲望,让春雨
混合在一起,用春雨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Dull roots with spring rain.
挑动着呆钝的根。
搅动迟钝的根蒂。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Winter kept us warm, covering [5]
冬天保我们温暖,把大地
冬天总使我们感到温暖,把大地
冬天使我们温暖,大地
Earth in forgetful snow, feeding
埋在忘怀的雪里,使干了的
覆盖在健忘的雪里,用干燥的块茎
给助人遗忘的雪覆盖着,又叫
A little life with dried tubers.
球茎得一点点生命。
喂养一个短暂的生命。
枯干的球根提供少许生命。
Summer surprised us, coming over the Starnbergersee
夏天来得意外,随着一阵骤雨
夏天卷带着一场阵雨
夏天来得出人意外,在下阵雨的时候
With a shower of rain; we stopped in the colonnade,
到了斯坦伯吉西;我们躲在廊下,
掠过斯塔恩贝格湖,突然向我们袭来;
来到了斯丹卜基西;我们在柱廊下躲避,
And went on in sunlight, into the Hofgarten, 10
等太阳出来,便到郝夫加登
我们滞留在拱廊下,接着我们在太阳下继续前行,
等太阳出来又进了霍夫加登,
And drank coffee, and talked for an hour.
去喝咖啡,又闲谈了一点钟。
走进霍夫加登,喝咖啡闲聊了一个钟头。
喝咖啡,闲谈了一个小时。
Bin gar keine Russin, stamm' aus Litauen, echt deutsch.
我不是俄国人,原籍立陶宛,是纯德国种。
Bin gar Keine Russin, stamm'aus Litauen, echt deutsch.
我不是俄国人,我是立陶宛来的,是地道的德国人。
And when we were children, staying at the archduke's,
我们小时侯,在大公家做客,
那时我们还是孩子,待在大公的府邸,
而且我们小时候住在大公那里
My cousin's, he took me out on a sled,
那是我表兄,他带我出去滑雪撬,
我表哥的家里,他带我出去滑雪橇,
我表兄家,他带着我出去滑雪橇,
And I was frightened. He said, Marie,  15
我害怕死了。他说,玛丽,玛丽,
我吓坏啦。他说,玛丽,
我很害怕。他说,玛丽,
Marie, hold on tight. And down we went.
抓紧了呵。于是我们冲下去。
玛丽,用劲抓住。于是我们就往下滑去。
玛丽,牢牢揪住。我们就往下冲。
In the mountains, there you feel free.
在山中,你会感到舒畅。
在山里,在那儿你感到自由自在。
在山上,那里你觉得自由。
I read, much of the night, and go south in the winter.
我大半夜看书,冬天去到南方。
夜晚我多半是看书,到冬天我就上南方去。
大半个晚上我看书,冬天我到南方。
What are the roots that clutch, what branches grow
这是什么根在抓着,是什么树杈
这些盘曲虬结的是什么根,从这堆坚硬如石的垃圾里
什么树根在抓紧,什么树根在从
Out of this stony rubbish? Son of man, 20
从这片乱石里长出来?人子呵,
长出的是什么枝条?人之子,
这堆乱石块里长出?人子啊,
You cannot say, or guess, for you know only
你说不出,也猜不着,因为你只知道
你说不出,也猜不透,因为只知道
你说不出,也猜不到,因为你只知道
A heap of broken images, where the sun beats,
一堆破碎的形象,受着太阳拍击,
一堆破烂的形像,这里烈日曝晒,
一堆破烂的偶像,承受着太阳的鞭打
And the dead tree gives no shelter, the cricket no relief,
而枯树没有阴凉,蟋蟀不使人轻松,
死去的树不能给你庇护,蟋蟀不能使你宽慰,
枯死的树没有遮荫。蟋蟀的声音也不使人放心,
And the dry stone no sound of water. Only
干石头发不出流水的声音。只有
而干燥的石头也不能给你一滴水的声音。只有
焦石间没有流水的声音。只有
There is shadow under this red rock, 25
一片阴影在这红色的岩石下,
这块红岩下的阴影,
这块红石下有影子,
(Come in under the shadow of this red rock),
(来吧,请走进这红岩石下的阴影)
(走进红岩下的阴影下面来吧,)
(请走进这块红石下的影子)
And I will show you something different from either
我要指给你一件事,它不同于
我就会给你展示一样东西既不同于
我要指点你一件事,它既不像
Your shadow at morning striding behind you
你早晨的影子,跟在你后面走
早晨在你背后大步流星的影子
你早起的影子,在你后面迈步;
Or your shadow at evening rising to meet you;
也不象你黄昏的影子,起来迎你,
也不同于黄昏时分升起迎接你的影子;
也不像傍晚的,站起身来迎着你;
I will show you fear in a handful of dust. 30
我要指给你恐惧是在一撮尘土里。
我会给你展示一把尘土中的恐惧。
我要给你看恐惧在一把尘土里。
Frisch weht der Wind
  风儿吹得清爽,
    Frisch Weht der Wind
  风吹得很轻快,
Der Heimat zu.
  吹向我的家乡,
    Der Heimat Zu
  吹送我回家去,
Mein Irisch Kind,
  我的爱尔兰孩子,
    Mein Irisch Kind,
  爱尔兰的小孩,
 Wo weilest du?
  如今你在何方?
    Wo weilest de?
  你在哪里逗留?
'You gave me hyacinths first a year ago; 35
“一年前你初次给了我风信子,
“一年前你最先给我风信子;
“一年前你先给我的是风信子;
'They called me the hyacinth girl.'
他们都叫我风信子女郎。”
他们叫我风信子姑娘。”
他们叫我做风信子的女郎”,
—Yet when we came back, late, from the Hyacinth garden,
——可是当我们从风信子花园走回,天晚了,
——可是等咱们从风信子花园回家,时间已晚,
——可是等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的园里来,
Your arms full, and your hair wet, I could not
你的两臂抱满,你的头发是湿的,
你双臂满抱,你的头发都湿了,我一句话
你的臂膊抱满,你的头发湿漉,我说不出
Speak, and my eyes failed, I was neither
我说不出话来,两眼看不见,我
都说不出来,眼睛也看不清了,我既不是
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
Living nor dead, and I knew nothing, 40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活的也不是死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Looking into the heart of light, the silence.
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茫然谛视那光芒的心,一片寂静。
望着光亮的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
Od' und leer das Meer.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Oed' und leer das Meer.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Madame Sosostris, famous clairvoyante,
索索斯垂丝夫人,著名的相命家,
索梭斯特里斯太太,著名的千里眼,
马丹梭梭屈里士,著名的女相士,
Had a bad cold, nevertheless
患了重感冒,但仍然是
患了重感冒,可她仍然是
患了重感冒,可仍然是
Is known to be the wisest woman in Europe, 45
欧洲公认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人所熟知的欧洲最聪明的女人,
欧罗巴知名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With a wicked pack of cards. Here, said she,
她有一副鬼精灵的纸牌。这里,她说,
她有一副邪恶的纸牌。你瞧,她说,
带着一副恶毒的纸牌,这里,她说,
Is your card, the drowned Phoenician Sailor,
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这张是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是你的一张,那淹死了的腓尼基水手,
(Those are pearls that were his eyes. Look!)
(那些明珠曾经是他的眼睛。看!)
(那两颗珍珠就是他的眼睛。你瞧!)
(这些珍珠就是他的眼睛,看!)
Here is Belladonna, the Lady of the Rocks,
这是美女贝拉磨娜,岩石的女人,
这是Belladonna,岩石圣母,
这是贝洛多纳,岩石的女主人
The lady of situations. 50
有多种遭遇的女人。
善于应变的夫人。
一个善于应变的女人。
Here is the man with three staves, and here the Wheel,
这是有三根杖的人,这是轮盘,
这张是拥有三根权杖的男人,这是轮子,
这人带着三根杖,这是“转轮”,
And here is the one-eyed merchant, and this card,
这是独眼商人,还有这张牌
而这是独眼商人,这张牌
这是那独眼商人,这张牌上面
Which is blank, is something he carries on his back,
是空白的,他拿来背在背上,
尽管是空白的,是他背上扛着的东西,
一无所有,是他背在背上的一种东西。
Which I am forbidden to see. I do not find
不许我看见。我找不到。
却不准我看那到底是什么。我没有去找
是不准我看见的。我没有找到
The Hanged Man. Fear death by water. 55
那绞死的人。小心死在水里。
那个被吊死的人,害怕被水淹死。
“那被绞死的人”。怕水里的死亡。
I see crowds of people, walking round in a ring.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一个圈里转。
我看见簇拥的人群围成一个圆圈走。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绕着圈子走。
Thank you. If you see dear Mrs. Equitone,
谢谢你。如果你看见伊奎通太太,
谢谢你。假若你见到亲爱的埃奎尔太太,
谢谢你。你看见亲爱的爱奎尔太太的时候
Tell her I bring the horoscope myself:
就说我亲自把星象图带过去:
请告诉她我要亲自把占星图给她送去:
就说我自己把天宫图给她带去,
One must be so careful these days.
这年头人得万事小心呵。
现如今你得非常小心。
这年头人得小心啊。
Unreal City, 60
不真实的城,
虚幻的城市,
并无实体的城,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在冬天早晨棕黄色的雾下,
在冬天早晨的棕色浓雾下,
在冬日破晓的黄雾下,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一群人流过伦敦桥,呵,这么多
人群流过伦敦桥,那么多人,
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人数是那么多,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我没想到死神竟报销了那么多人。
我没想到死亡毁坏了这许多人。
Sighs, short and infrequent, were exhaled,
叹息,隔一会短短地嘘出来,
偶尔发出短促的叹息,
叹息,短促而稀少,吐了出来,
And each man fixed his eyes before his feet. 65
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的脚。
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自己的脚尖。
人人的眼睛都盯住在自己的脚前。
Flowed up the hill and down King William Street,
流上小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他们涌上山冈,冲下威廉王大街,
流上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To where Saint Mary Woolnoth kept the hours
直到圣玛丽·乌尔诺教堂,在那里
那儿圣玛丽·沃尔诺斯教堂的大钟
直到圣马利吴尔诺斯教堂,那里报时的钟声
With a dead sound on the final stroke of nine.
大钟正沉沉桥着九点的最后一响。
沉重的钟声正敲着九点的最后一响。
敲着最后的第九下,阴沉的一声。
There I saw one I knew, and stopped him, crying 'Stetson!
那儿我遇到一个熟人,喊住他道:
我看见一个熟人,我叫住他:“斯特森!
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熟人,拦住他叫道:“斯代真!”
'You who were with me in the ships at Mylae! 70
“史太森!你记得我们在麦来船上!
你不就是在梅利和我一起在舰队里的吗!
你从前在迈里的船上是和我在一起的!
'That corpse you planted last year in your garden,
去年你种在你的花园里的尸首,
去年你栽在你花园里的那具尸体,
去年你种在你花园里的尸首,
'Has it begun to sprout? Will it bloom this year?
它发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
开始发芽了没有?今年会开花吗?
它发芽了吗?今年会开花吗?
'Or has the sudden frost disturbed its bed?
还是突然霜冻搅乱了它的花床?
要不就是突然来临的霜冻惊扰了它的苗床?
还是忽来严霜捣坏了它的花床?
'Oh keep the Dog far hence, that's friend to men,
哦,千万把狗撵开,那是人类之友,
啊,要让狗离那儿远远的,狗爱跟人亲近,
叫这狗熊星走远吧,它是人们的朋友,
'Or with his nails he'll dig it up again! 75
不然他会用爪子又把它掘出来!
不然它会用爪子把尸体又刨出来!
不然它会用它的爪子再把它挖掘出来!
'You! hypocrite lecteur!—mon semblable,— mon frère!'
你呀,伪善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你!伪善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你!虚伪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引文来源  艾略特《荒原》及其翻译(一)_盛世悲哀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